Menu

和凤鸣著《经历:我的一九五七年》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Blog posts : "General"

(1)目录 开头的话

February 26, 2017

五柳村>>人物纪事>>和凤鸣著:经历——我的1957年>>开头的话 (这里的目录链接已失效,请点击右侧的目录。)


目    录

获 罪   海外镜象   

初到农场  海外镜象

景超的来信   海外镜象

我们的演出活动及…

Read more

(2)获罪

February 26, 2017

获   罪

1958年4月下旬,由兰州西去的一列火车上,乘坐着甘肃日报社新近被定为右派分子的 6个人,他们原都是甘肃日报社的编辑、记者,其中一个年轻女性就是我了。我和我的丈夫 王景超坐在一起,我们 全都没有卧铺--确切地说,都已失去了享受卧铺的资格;火车长时间的颠簸,使每个人都 十分疲惫。我紧紧地靠着他,斜倚在他的肩头上闭住了眼睛。在公众场所,我从未和他这样 亲近过,现在,我还想跟他更亲近一些,因为我们患难与共,相依为命,却将劳燕分飞。偶 尔袭来的睡意总是瞬间就消退了,我哪能睡着呢。我们相聚的时间没有多少个小时了,到 了酒泉,他就要下车,当时报…

Read more

(3)初到农场

February 26, 2017

初 到 农 场

我们到达安西县城那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天显得格外的高,格外的蓝,而 且无风。号称世界风库的安西,怎么会有这样的好天气?我们不禁有些愉快。

我们要去的十工农场离县城有15公里。我们先在一个小旅店安顿了下来。第二天,杜博智从街上找到一个毛驴拉的架子车,…

Read more

(4)景超的来信

February 26, 2017

景 超 的 来 信

我急切地盼望景超的来信。以前,他经常下乡采访,离家后总是每星期来封信, 寄来他的情,寄来他的爱。我也是每信必复,不让他焦急等待。小夏断奶后我也下乡采访, 每到一地立即写信,以后便是每星期一封了。这已是多年来的习惯。此次别离,我们互相叮 咛,今后书信来往要密切些,一定要保持每星期一封,各自遇到了什么事情要在信上多说说 ,以后见面很难,心里的话只能在信上倾诉。但他的信一直没来。…

Read more

(5)我们的演出活动及其他

February 26, 2017

我们的演出活动及其他

中国共产党的生日"七一"快到了,我们对这个节日的到来不是不想,而是没有 资格去想它。原因很简单,我们都已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怎能去参加庆祝活动呢 ?

没想到,有一天工会主席邹士杰特意找到我,告诉…

Read more

(6)瓜州的瓜熟了

February 26, 2017

瓜 州 的 瓜 熟 了

安西的太阳最温暖最壮丽最灿烂最辉煌最多情也最动人心魄!

我们初到农场每天在田野里劳动时,太阳温情脉脉地对每个人的注视,使我白皙的面孔很快 变得红扑扑,继而满面绛红,只是由于塑料眼镜框的遮挡,才在脸上部留下了几道白印印, 劳动的双手变得黑黑的,粗糙而有力。我和早两月来的书生们变得一模一样了。有时,田间 小 憩,我倒头便睡在地边,棉袄盖在身上,每当这种时刻,太阳便热烘烘地抚慰我,和我说着 悄悄话,送我在一…

Read more

(7)狂热的安西

February 26, 2017

狂 热 的 安 西

邹士杰是个热情奔放的领导,过了些日子,场部和三大队召开全体职工大会,由 他传达中央文件,他声音嘹亮,激动地宣布:"我给大家报告个好消息,党中央已经宣布我 们国家将第一个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后来我才知道,党中央从来没有这样宣布过。1958 年8月中下旬北戴河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确定了一批工农业生产的高指标,宣布1958 年要产钢1070万吨。会议讨论和通过了《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决议指出 ,"人民公社是建成社会主义和逐步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最好的组织形式",并说,"共产主 义在我国的实现,已经不是什么遥…

Read more

(8)疏勒公社的出现

February 26, 2017

疏 勒 公 社 的 出 现

在"人民公社化"运动的高潮中,三大队先是组织我们学习了有关文件,讨论人 民公社"一大二公"的性质,称人民公社是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最好桥梁。我在学习会上按照 文件精神发言,也表示自己对出现在共和国地平线上的这一新生事物有正确认识。既然,伟 大领袖毛主席说:"人民公社好!"我们毫无疑问地只能说:"人民公社就是好!"此时的我 心里对人民公社其实十分迷茫。我在《甘肃农民报》当编辑时,向农民进行社会主义前途教 育, 常用的顺口溜是:"点灯不用油,耕地不用牛,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可我们所在的农场 ,属社会主义的国…

Read more

(9)红火的演出与夭折的演出

February 26, 2017

红火的演出与夭折的演出

元旦时,全场又有过一次文艺会演。会演前,在全国风行一时、以东北民歌为基 调的小演唱《小拜年》的脚本传到了十工农场。曾芳煜他们看到后非常高兴,立即紧张排练 ,在元旦演出。曾芳煜演上丈母娘家拜年的姑爷,小徐演女儿,我则演丈母娘。另有10多个 伴唱的群众演员,班底很硬。我哪知道演唱中的老太婆是怎么扮演的?好在曾芳煜、李佐亭 他们设计了一些动作,还教给我农村老太婆走路的姿势,等等。到演出时,也就胜任了角 色,我唱着:"丈母娘呀迎出门儿呵,哎哟哟哟哟哟哎哟哟!"在群众演员的伴唱声中走出 时,立即引起…

Read more

(10)我和小徐当了四大队的中队统计

February 26, 2017

我和小徐当了四大队的中队统计

又过了些日子,一件意外事情的出现,使我和小徐离开了畜牧组。一天,小徐告 诉我,席组长行为不轨,他靠近她坐着,忽然把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席组长大概是试探性的,但小徐吓得不得了,问我该怎么办?我说,这只能向领导说明情况,由领导上解决。在那个年代,我认为只能如此。后来,向邹士杰副场长反映了此一情况,我和小徐便同时调出了畜牧组。我们对调出畜牧组是高兴的,因为经过半年多的实践,鸡兔的死亡使大家束手无策,我们担心长此下去交不了差,影响摘帽子。…

Read more

(11)又一个收获的季节

February 26, 2017

又一个收获的季节

四大队土地宽广,大田的建设整齐划一。当新绿柔弱的麦苗将要遮盖住地面之时 ,无涯的大田里绿蒙蒙的,已不再强劲的和风轻轻掠过,飘荡起的是阵阵迷蒙的绿雾,越过 经纬分明隆起在大田里恰似土黄色方阵的条条地埂,直向远方飘散而去。这情景,单纯,宁 静,悠远,仿佛在述说着一个美丽的梦幻。我很愿忘记一切,沉醉在这不可捉摸的梦幻里, 让绿色的温柔抚平心头的种种伤痛。…

Read more

(12)1959年岁末的变迁

February 26, 2017

1959年岁末的变迁

"十一"国庆节十工农场给个别人"摘帽"的举措,可说是给这个金秋留了个光 明 的尾巴。这只是一线曙光,这一线曙光因其人数太少而显得十分微弱,但总也是给闭合沉重 的大幕掀开了一角。我的难友们谨慎而忐忑不安地注视着这一角里透进来的有限的光亮,暂 时还难以预料这有限的光亮会给我们这些受难者带来多少福祉。我心里甚至有一种莫名的怅 惘,不断琢磨着这一角的光亮即使再加以扩展,对我们这些受难者又会出现怎样的前景?这 几年政治风云的骤变与不可捉摸,使天真如我的心境不禁也阴云密布,我自然而然地从坏处 去揣测不已……摘了帽子会让我们干什么?…

Read more

(13)饥肠辘辘

February 26, 2017

饥 肠 辘 辘

小徐调场部已有些天了。春节前,我听王智礼说要把我们几人都调场部,曾委婉 地向王智礼表示:"希望继续留在二站劳动改造。"我认为自己是以极好的态度向王智礼 说这些话的--愿意在重体力劳动中改造自己有什么不好?王智礼一定是把我的话向场部转 告了,这些一贯在劳改犯面前颐指气使、威风凛凛、说一不二的场部干部便大动肝火。有一 天,我同小徐邂逅,小徐神色紧张地说:"你赶快到场部来报到,×…

Read more

(14)改造又升了级

February 26, 2017

改造又升了级

现在回想起来,景超接到我从四工农场发出的信后,知道了我所在农场的性质- -属劳改系统,他只能把心头的沉重深深地埋在心底。他写给我的每一个字都要经过检查才 能寄出,从他的来信我无法知道他的担心和忧虑。我写信给他对日常劳动工作和生活的描述 更 不能流露些许不满,信写得平平淡淡。从这平淡的字里行间,他一定是敏感地捉摸出这里的 一切有了很大改变。当然,尚可安慰的,他知道我不下地了,现在的全部工作都比较轻省, 是受到了照顾。沉重的政治压力,我是一个字也不敢说的,即使我不说,他肯定也是想了 许多,可他无能为力……3年前,他得知我也被定为右…

Read more

(15)第三次夏收季节

February 26, 2017

第三次夏收季节

来农场的第三次夏收又来到了。

去年在十工农场四大队夏收时的艰辛,记忆犹新。此时,我和小徐脱离田间劳动已近半年了 ,自知这第三次的夏收,同我们关系已不太大,不会太吃苦。

夏收自然还是要参加的,…

Read more

(16)我的亲人迁场到了高台明水

February 26, 2017

我的亲人迁场到了高台明水

1960年八九月,酒泉夹边沟劳教农场作出决定,将1000多劳教分子分批迁到高台 县办分场。此决定事先并不向劳教分子们宣布,只是在行前头一两天,向大家念了名单,告诉大家精简行装,箱子之类不能带走,只能带上铺盖和随身穿的用的,其中有一列闷罐子车将300多劳教分子拉到了高台县明水河一带。这300多劳教分子中,就有我的亲人。…

Read more

(17)口粮一减再减 

February 26, 2017

口粮一减再减 

一天,我在财务科见到一站站长王志玉,他说:"你和徐福莲哪天到一站买瓜来 。"一句话才提醒我:虽在农场,今年我们还没吃过瓜呢。前两年在十工农场,我自己就种 过瓜,和大家一起,充分享受过安西瓜的甘甜。今年我已脱离了田间劳动,不知四工农场是 否也种瓜,我不能打听,不可能到田间去买瓜,也没见到场部有卖瓜的,几乎已把吃瓜的事 给忘了。现在,王志玉既然提出让我和小徐到一站去买瓜,这真让人高兴!回到宿舍我告诉 了小徐,小徐自然也非常高兴。第二天,我们就各找了一条麻袋,带了些钱,到一站去买瓜 。一站离场部也就是一二里路,在场部东边。到一站后,见到王志玉,他就带…

Read more

(18)11月1日终于来临

February 26, 2017

11月1日终于来临

11月1日终于来临了。

每日3餐自然改成了两餐。上午的饭改在10点开饭。我和小徐忐忑不安地端着饭盆子去打饭 时,食堂里已有十来八个机修厂的"职工"在我们前面排着队打饭。打饭的程序很简单,炊 事员用铁制的大瓢--也叫马勺,在大饭盆里舀上一瓢倒入打饭人盛饭的食具里就行,打饭 者 从炊事员手里接过饭盆,转身就走。然后是下一个。机修厂的"职工"用的打饭食具,相当 一部分都是镔铁做的半尺多高的大缸子。这是因为机修厂有个小车间就在我们的宿舍隔壁, 专门供镔铁匠做活,从车间里取点边角碎料,做个大缸子很方便,可以省下买饭盆…

Read more

(19)派我去医院烧炕

February 26, 2017

派我去医院烧炕 

财务科的张振英突然通知我,要我暂时放下其他工作,第二天到"医院"里去帮 助烧炕,那里住了一批病号,没人烧炕。

"医院"的位置就在场部西边,介于二站、场部中间,只有十来分钟的路程。第二天上午吃 过饭后,我去"医院"烧炕。一路上,只见一派冬天凄凉的景色,光秃秃的田地一直伸展到 远方。小块枯黄的芦草点缀在连片的田地之间凸起的地方,沿着水渠…

Read more

(20)在最严峻的时刻(一)

February 26, 2017

在最严峻的时刻(一)

此时,难以制止的饥饿已在全国广泛扩展,断炊逃荒,饿死人的事已不是在甘肃省或个别地 方出现,"各地农民和干部反映饥饿的信件纷纷飞往中南海,尤以安徽、山东、河南和甘肃为多。无为县的一个干部来信反映,有一个乡一个村的人已基本死绝!他在信中说:'如有出入,甘愿杀头。'(引自《解放军文艺》1993年12期,徐志耕文。)…

Read more

20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