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和凤鸣著《经历:我的一九五七年》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1)目录 开头的话

February 26, 2017

五柳村>>人物纪事>>和凤鸣著:经历——我的1957年>>开头的话 (这里的目录链接已失效,请点击右侧的目录。)


目    录

获 罪   海外镜象   

初到农场  海外镜象

景超的来信   海外镜象

我们的演出活动及其他   海外镜象

“瓜州”的瓜熟了   海外镜象

狂热的安西   海外镜象 

疏勒公社的出现  海外镜象

红火的演出与演出的夭折  海外镜象

我和小徐当了四大队的中队统计  海外镜象

10 又一个收获的季节   海外镜象  

11 1959年岁末的变迁  海外镜象

12 饥肠辘辘    海外镜象         

13 改造又升了级   海外镜象

14 第三次夏收时节  海外镜象

15 我的亲人迁场到了高台明水   海外镜象

16 口粮一减再减   海外镜象

17 11月1日终于来临   海外镜象

18 派我去“医院”烧炕  海外镜象

19 在最严峻的时刻(一)  海外镜象

20 在最严峻的时刻(二)  海外镜象 

21 地狱之行  海外镜象

22 回到兰州   海外镜象

23 三十年后的祭奠  海外镜象

24 幸存者中的烈士   海外镜象

25 一次奇遇·尾声  海外镜象


开头的话

在千年之禧到来的今天,新的时代向我们展示了光明灿烂的前景!已经过去的50个年轮中,我们有过意气风发、欢欣鼓舞的建设年代,也有过风萧雨晦的苦难岁月。
在共和国50华诞大庆之际,我心潮激荡。1949年,我17岁。我放弃了已考上兰州大学外语系就读的机会,以满腔的热情投身革命,成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半个世纪来,伟大祖国经历的一切变革,我都是参与者。我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前进的步伐欢欣鼓舞。祖国社会主义建设历程中的风风雨雨,我也亲历其中,并经受了巨大的不幸和痛苦。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邓小平理论的指引下,拨乱反正,实行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全国人民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取得了举世瞩目、翻天覆地的伟大成就,全国安定团结,人民生活有了很大提高,国家繁荣强大。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我也深受其惠,我个人的一切整个翻了个个儿。我感到幸福,也感到无比自豪。

我深知,现在的这一切来之不易。我以17岁的年纪投身革命,刻苦努力地工作,在甘肃日报社当编辑、记者,也曾经历过很艰难的几年。初到报社时,编辑部工作人员只有几十人,担子重,每天除白天紧张工作8小时,晚上还很正规地上班2小时,后来,星期日上午也要上班2小时才能休息。当时,我还是个17岁的女孩啊,上中学时,每上完一节课,就可以自由活动,在校园里玩一会儿。初进报社,我是个见习编辑,每天主要是处理通讯员的来稿,一屁股坐下去,不论上下午都是4个小时,一动不动地伏案工作;一开始我觉得很不习惯。当时实行供给制,我身穿发的灰布制服,脚登群众手做的军鞋,因为鞋大脚小,用一双鞋带穿过鞋帮,系住了鞋带才能走路。我对这身装束很感自豪,因为只有革命者才会有这种打扮。在工作上,我当然更是以一个革命者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在革命的大熔炉里,我要好好地锻炼自己,学习学习再学习,使自己很快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新闻战士。不习惯于一动不动地伏案工作,我怎能很快成长为一名新闻战士?所以,我强制自己很快习惯于上下午以至晚上都很自然地伏案工作,而毫无怨尤。

毛主席号召我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认为在甘肃日报社从事新闻工作,正是我为人民服务的最佳途径。我热爱新闻工作,觉得从事新闻工作,也是我人生的最佳选择。

后来,我成了家,做了年轻的妈妈,肩起工作和生活的两副重担,则更是艰辛。工作还是每天10小时,哺育孩子,使我长期睡眠不足,我会在学习、开会时睡去……给孩子哺乳期间,由于当时生活条件尚艰苦,我因无法补足营养而消瘦异常。到小儿子刚满1岁,我立即给他断奶,然后申请外出下乡采访。50年代的农村,各方面的条件很艰苦,在广阔的天地里,我由于在生活的源头获得了采访的自由而感到其乐无穷。

我的丈夫王景超从小生活在社会的底层,经过奋力拼搏,在解放前两三年考入了西北大学上学,成为全家唯一的大学生。作为由社会的底层进入大学的大学生,他认定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西安解放,他就报名参加甘肃工作团新闻大队,经过一路艰苦的行军到了兰州,参加了《甘肃日报》的创办工作。他才华横溢,刚正不阿,时时处处听党的话,为办好党报出力出汗,写出了一批优秀的新闻和通讯,成为当时编辑部令人瞩目的新闻战士。他在土改期间写的《二十串麻钱》为人称道,在祖国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写的《修筑天兰路的钉道工人》,被选入《天兰铁路通车纪念画册》广为流传。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忠诚于党的新闻事业的坚强战士。

经过8年新闻工作的实践,毛主席为人民服务的思想,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已深深地扎根在我们的心底,我们不惜献出自己的一切,为之奋斗终生。

但是,到1957年反右斗争期间,我和我的丈夫王景超双双被划为右派分子,王景超并被定为极右分子,开除公职,劳动教养。我们一下坠入黑暗的深渊,成为阶级敌人,都被发配到农场劳动改造。在紧接着到来的1960的大饥馑中,王景超活活饿死在甘肃酒泉夹边沟劳教农场里,我总算死里逃生,回到了甘肃日报社。1961年9月,甘肃日报社领导宣布为我俩和其他8名难友摘掉了右派分子的帽子,后安排我在甘肃日报编辑部资料室工作。十年浩劫中,我又再次被戴上右派分子的帽子,开除公职,遣送农村监督劳动。我两次被戴上右派分子的帽子,前后达11年之久。在我的大半生里,我经历了家破人亡的不幸和痛苦,更在11年里作为阶级敌人受尽各种凌辱委屈,我经受了一个女性所难以承受的各种情感遭际与心灵创伤。到1978~1979年,我和王景超的右派问题终于改正。甘肃日报社在反右派斗争中所划的11名右派分子全部获得改正。

这是一段沉重的历史,不仅我们家遭受劫难,几十万知识分子在遭受劫难,中国人民都在遭受劫难。在反右派斗争之后,接踵而来的三年困难时期,中国人民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国土上,不分职业、文化、民族、阶层、年龄等等,不问其主观意向如何,都程度不同地忍饥挨饿,千百万的人因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这是血和泪写就的历史。

回首往事,我的大半生历经坎坷辛酸艰难困苦,我踩着苦难前进,有过度日如年的忧伤悲凄。但是,苦难也重新铸造了我,在最艰难的境遇里,在饥饿已危及生命的日子里,我一直对未来抱有坚定的信念,并确信,严寒总会过去,明媚的春天终将来临。我终将用自己的行动证明,我并不是什么右派,而是一个坚定的革命者。我没变,我还是原来的我。

王勃在《滕王阁序》中说:“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在我多年被诬为右派分子的岁月里,我的艰难困顿,我的人生遭际以及由之而带来的感情痛苦,在当今中国并不鲜见。但是,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我认为我对人民对历史,尚可作出我特殊的奉献,这就是用笔墨把我经历了的这一段沉重的历史,把我经历了的苦难和奋争,一代知识分子经历了的苦难和奋争,以我独特的视角将它真实地再现在读者面前,写出我对人生的感悟,让苦难和奋争成为一笔精神财富警示后人,使这段沉重的历史永远勿再重演。

季羡林在《牛棚杂忆》的自序中说:“我期待着有人会把自己亲身受的灾难写了出来。……我心里不解,万分担忧。这场空前的灾难,若不留下点记述,则我们的子孙将不会从中吸取应有的教训,将来气候一旦适合,还会有人发疯,干出同样残暴的蠢事。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引自季羡林《牛棚杂忆·自序》第6页。)

我认为,改革开放20多年的辉煌成就,是中国共产党总结了建国以来沉重的历史教训而取得的。过去的错误,使我和我的难友们受苦受难流血流泪,有些人并为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而我们的苦难融进了历史,又成为一笔宝贵的财富。党恢复了实事求是,大力纠正了错误;实行改革开放路线,从而使自身力量更加强大。展望我们国家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光明前景,我充满信心,但我也仍有忧虑,我们长久以来是以农业为主的大国,农民意识普遍存在,封建主义的思想余毒仍无处不在,在短时期里难以清除。在未来的年代里,我自己经历了的这段无奈的、沉重的历史,就一定不会重演吗?

我决定忠实地写出我这段无奈的经历,正是由于心中也“万分担忧”,我绝不愿自己经历了的这段沉重的历史,在“将来气候一旦适合”,还会重演。我自己经历了的这段沉重的历史,也是几十万知识分子经历了的悲剧。对这段沉重历史的描述与展现,我想,它对我们继续总结沉重的历史教训,进一步改革开放,贯彻邓小平理论和中央的方针政策大踏步地前进,是会有好处的。

为此,我已花费了10年的辛苦。在这10年里,我敞开记忆的闸门,让40年前的苦难一次又一次呈现眼前,远距离地回顾过去的那一页,我那已凝滞了多年的感情仍禁不住地震颤不已,内心掀起雷霆风暴。但我坚决地挺住了,为了奉献,我得挺住。10年辛苦,10年拼搏!

纪实文学贵在真实,其艺术魅力来自真实。我自己经历了的一切,作为生活,其丰富生动的内涵是客观存在,我没有必要做任何的矫饰。但,这毕竟是发生在40年前的故事,所以,我仍在不断地勘误,力求书中事件的发展变化,情节与细节的出现,都符合实情。我是这样努力地做了,但一切是否尽如人意,尚待了解当时实际情况的读者指正。当然,在本书的写作过程中,我也进行过一些采访活动,采访对象都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我不敢保证他们介绍的事实不会出现记忆的失误。对此,我力求对证,争取勘误,但,也有难以查证的情况,还望得到读者的鉴谅。(接国内版下页);(接海外版下页)


《经历:我的一九五七年》,和凤鸣著,敦煌文艺出版社2001年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印数3000册,责任编辑:李保军、何满意;书号:ISBN7-80587-568-5/K.9:

2003/06/18五柳村制作,感谢作者交五柳村上网


五柳村海外版||五柳村国内版

Go Back

Comment